赖昌星红楼里的“女公关”:光鲜外表下,过着暗无天日的腐靡生活

赖昌星红楼里的“女公关”:光鲜外表下,过着暗无天日的腐靡生活

1995年,厦门大学的准毕业生王丁丁,在被远华集团的高薪招聘广告欺骗后,发现所谓的”公关人员”不过是一个陪酒小姐。

她想逃跑,但在逃出前门之前就被抓住了,结果当然是她被关起来了。

经理李姐面无表情说:”王丁丁,你真的是一个很特别的人,是谁帮助你逃出去的?“

“没有人帮助我,是我自己想逃离”,王丁丁回答说。

李姐:“王丁丁,你最好老老实实地说出来,你的所做作为都在我们的眼皮子底下”。

王丁丁:”如果你已经知道了一切,为什么还要来问我?”。

注意到她坚定的态度,李姐拿出一张纸,放在桌子上,说:“你看看这是什么东西。王丁丁瞥了一眼,发现这是她刚在这里认识的警卫员岳震给自己家人送的信”。

岳震在少林寺当兵时练过武术,他来自一个贫穷的家庭,长得也不好看。因此,他想挣钱娶妻,被招为远华的保镖,负责看管任务。

王丁丁要求她帮助他逃跑,并说如果自己被释放,便会嫁给他。岳震虽然有点动心,但是不敢贸然帮助她,但他说可以帮忙给她送封信,并偷偷地寄了出去。

谁能想到,这封信还是回到了她的手中?

李姐说:“如果我们连这个都做不到,我们还能做什么?说实话,我们的电脑储存了你所有的通信地址、家人朋友的电话号码和电报号码。

还联系了邮局的人,如果你们有什么行动,都会清清楚楚地传到我们的手里。”

王丁丁被李姐的话惊呆了,再也说不出什么了。

不过,远华集团没有对王丁丁采取什么实质性措施,她之前听岳震说过,公司在新招进来的人员培训上花费了大量的人力、财力和精力,只有在万不得已的情况下才会采取紧急措施。

事实证明,王丁丁对远华来说确实非常有用。

严加看管,没有人身自由

当天下午,李姐又来到王丁丁的房间,看到她比上午精神好多了,便说;“丁丁小姐,你很幸运,有赖先生这样一个慷慨善良、爱惜人才的老板。他想再给你一次机会。

公司给你的重要任务是照顾悦华餐厅的一位特别重要的客户,如果那个客户满意,不仅你的错误会被抵消,而且赖先生还会给你的家人送去10万元作为奖金。

但你还是要小心些比较好,如果你得罪了客户,像之前一样的话,那后果就不知道了。对了,昨晚的那封信提醒我,从今天开始,公司又要派两个监督员24小时监视你的家人的行踪”

王丁丁之前一直还抱有希望,但现在她已经完全绝望了,她别无选择,只能按李姐说的做。就在晚上9点之前,王丁丁被宝马车带到了悦华餐厅。

当她进入总统套房时,一起陪同的李姐告诉她,她的”工作”是搞定这个年逾百岁的厦门工商银行董事长叶某,并让他同意向远华集团提供1亿元人民币的贷款。

王丁丁和李姐在房间里等了一会儿,到了9点半,叶某进来了,他看起来对王丁丁很满意。王丁丁后来才明白,她在当天晚上就沦陷了。

随后,赖老板在悦华酒店长期租用一间套房,供王丁丁和叶某使用,而王丁丁的所有餐饮费用也由公司报销。

偶尔,叶某也会带着王丁丁去参加一些社交场合,露露脸,王丁丁的美貌和气质让叶某收获了很多面子。最终,叶某被王丁丁所吸引,最终决定向远华集团贷款1亿元人民币。

金钱诱惑

赖老板称赞王丁丁工作做得很好,按之前说的给她的家人10万元奖励,并暗示她无论如何都要留在叶某身边,为公司争取更多的贷款。

赖老板用这些钱来做什么?王丁丁后来在1996年才发现,赖老板用他所有的财富全都用来积累人脉,精心布置自己的关系网,而资金周转遇到了困难,所以才想着向叶某借一亿的贷款。

但是赖老板的金钱又花得差不多了,所以他让李姐引导王丁丁好好伺候叶某,争取获得更多的贷款。但王丁丁觉得赖老板已经开始实施更大的计划了。叶某就是赖老板商业计划中最重要的一环。

1996年初夏,李姐兴致勃勃地来到悦华,一进王丁丁的房间就搂着她的肩膀说:”王丁丁,恭喜你,要有好事发生了。”

王丁丁很惊讶,问道:”为什么这么说?”

李姐对着王丁丁说道:赖老板为你和叶行长买了一栋别墅,花了200万人民币。

“那是什么好事,是公司的又不是给我的”王丁丁一脸平静地说道。

“如果你为叶行长养了一个孩子,那么这个别墅不就属于你了吗?”

王丁丁说:”我还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,即使我有想法,我也不知道他是否会同意。”

“你真傻,一个女人有多少年是年轻的,如果你年轻时不要点好处,等你老了谁来照顾你?如果你能生下叶某的孩子,公司会再给你两百万元。 这种生意对双方都有利可图,你为什么还在犹豫呢?”

王丁丁想了想,觉得李姐的话有一定道理。

红楼有过这个先例,周冰所怀的孩子即将出生,根据医生的说法,怀的是个男孩。周冰的地位与王丁丁相同,也是赖老板培训的同一批人。李姐进一步说道:”不如你去试探叶行长的想法,看他是否想生孩子”。

傍晚时分,叶某来到了酒店。想起王丁丁回来后告诉他,赖老板为他们买了一栋别墅。

叶某叹了口气:“丁丁,难道你不知道赖胖子还没有偿还去年的债务,今年还想再借三四亿? 他已经告诉我买别墅的事情了,这种情况下我能收下这个礼物吗?”

听到这话,王丁丁自然是为赖老板说话,他是一个言而有信的人,他肯定会偿还他所欠的钱。但他的生意从去年年底开始有了些许增长。现在是他需要流动资金的时候,如果继续宽容他一些时日,他会连本带利地还给你。

话是这么说,但是叶某很清楚,如果赖老板出事,他就会有大麻烦。说着就延伸到周兵怀孕的事情上,叶某说他听说过这件事。

“如果有合适的条件,你想和杨某一样吗?” 王丁丁小心翼翼地问道。

“我和杨某不一样,他没有儿子,我有一个儿子和一个女儿,甚至还有一个孙子”。

这时,王丁丁犹豫了一下,想着继续问下去,心里肯定很难受。

第二天早上,叶某一离开,李姐就进入王丁丁的房间,便问她与叶的谈话情况如何。

当王丁丁告诉她真相时,李姐长叹一声,说:”看来,叶行长真的不比杨关长好,叶某是真的很在乎自己的面子和乌纱帽,这样,你再好好跟他谈谈,如果不行的话只能用自己假怀孕的方式威胁他了。因为赖老板之前跟叶行长谈过好几次了,他不同意松口,没办法,公司需要资金周转,你必须要搞定他,这是公司给你下达的命令,你务必完成,否则的话,后果自负!听到这话王丁丁也不得不硬着头皮上了。”

王丁丁她们的处境就是这样,没有人身自由,公司说要完成什么任务就必须完成,否则,就会威胁自己和自己的家人。她们只有听话,成为赖老板的工具人。